糯米小说网 > 五千年来谁着史 > 第三百零二章 鲁南对决
????鲁西南的兖州,白马河畔,兖州府治滋阳与邹县之间的一条河流,郑清两军汇聚。

????仅只寸厚的冰层已经不足以让白马河如平地一般任由兵马通行。

????假设浮桥,或是围绕着河上本有的桥梁大打出手就成为了必然。

????郑芝龙带来了两万大军,虽然其中有一部分是拿来凑数的,但真郑军6师也不下万五千人。

????两军对垒了数日,还是郑芝龙先坐不住,大军拔营出征,旌旗飘扬,战鼓震天。毫不遮掩的向河对岸传递去了战书。

????阿济格哈哈大笑,战争,他可一点不怕。相反他还盼着这场对决呢。

????哪怕从场面上看,他若是继续等下去,局面似乎会更加有利于满清。

????那曹州的榆园军顶多是抵挡的住祖泽润一时片刻,还能真把后者带领的大军堵在曹州不成?

????而随着明清二度歇战,多铎带领的兵马也迅返回到了豫西,河洛是他亲自坐镇的地方,可同时也分出了一支偏师——左梦庚部向东而来。

????左梦庚在他岳父王世忠的劝说下很没骨气的投降了满清。

????王世忠原名克把库(又作革把库),哈达那拉氏,正儿八经的女真人,海西女真哈达部酋长孟格布禄(猛哥孛罗)次子,哈达灭亡后,入明成长为官,谋求恢复故地,并对后金(那时候还不是清)内的海西女真旧部实行策反,以期起到瓦解后金的作用。明朝曾希望以其奉祀哈达,收复故地以号令女真,在此期间,王世忠还对其兄吴尔古代使用离间计,被认为是导致吴尔古代在后金汗廷失势的原因之一。

????崇祯年间,王世忠因贪污丢官,于是就投靠左良玉,左良玉跟他是一见如故,与其结为亲家,令其子左梦庚娶王世忠之女。因王世忠满语娴熟,左梦庚还曾向其学习满语。

????这可真的很有先见之明,左梦庚投效了多铎后,凭着一口流利的女真话刷了不少好感。

????他老婆自进了左家的门后还常常在左梦庚跟前讲说关外的风土人情、社会风习,以及鞑子们畜牧射猎的情景,左梦庚现下是全拿出来刷好感了。

????他手下的军将很多人都已经投效了崇祯,这次他投降时候自然不能再引二十万大军了,但也多少拉出来了三四万人。就算留了一部分在南阳,左梦庚引着小两万人到了河洛,现在又杀奔齐鲁。

????可以说,满清的援军是肉眼可见的。阿济格似乎只要一直拖着不战,就能把郑芝龙陷入两难之中。

????但这只是6地,海上呢?

????郑家在海上的援军可也抵到登莱了。

????再等下去,等来的就不只是满清的援军,更有郑家的援军。

????倒时谁个更占便宜,就只有鬼知道了。

????而现下就决战呢,敌我双方的实力一目了然,郑芝龙就不说了,阿济格也很有一战的冲动。

????他现在正志得意满,郑芝龙有意与满清主力一战,打掉满清沸腾起来的威风,他阿济格又何尝不愿意趁机重创了郑军呢?

????郑军在觉华岛,在津门,在登莱,都筑有一层厚厚的外壳,满清便是堆出十万战兵也难奈何的他们。可现在郑芝龙自己钻出了那层厚厚的外壳,这一样是满清重创郑军的大好机会。

????阿济格又刚刚打了一场酣畅淋漓的大胜仗,手下坐拥八旗马甲两万余,还有淮上投降的张天禄、张天福兄弟,及胡尚友、韩尚良等近万杂兵。

????他如何会怕郑芝龙?

????他还盼着能痛击郑芝龙,为自己的辉煌历程再添上浓墨重彩的一笔呢。

????郑芝龙下令在白马河一处石桥外的旷野上排兵布阵。

????众将随在他的马后,都是举目向对面的清军打望去。远远的,黑压压数不尽的马军那雄壮的身影。

????透过一片片的马军更隐隐可以看到一大片打着白色蓝龙旗号的营帐,这就是阿济格的清军正八旗了。

????冷风沿着河滩席卷过来,吹得各人的衣衫旌旗猎猎声响。虽然都要三月份了,但呼啸的风刮过脸上,依旧有如刀割一般。

????坚冰是已经融化了,但白马河上的冰层依旧还在。

????郑芝龙等一动不动,良久,他才冷笑道:“鞑子临河而守看似明智,实则蠢笨。我大军中枪炮众多,区区一条白马河,又岂能阻止我大军行进的步伐?”

????“传令下去,今日便杀过白马河,与鞑子决一雌雄!”

????他喝令郑森率部出战,又命令火炮掩护轰击。

????清军对岸至少有二十门红夷大炮,阿济格率军南下,饮马长江,连克徐州、淮安等地,可是搜刮了不少的好东西。

????而除了这二十门红夷大炮外,更有三二十门大佛朗机炮、大威远炮相衬。

????可郑芝龙这边的火炮更多。

????这是他最大的优势之一,比火炮数量,明清绑在一块也不是他的对手。

????为了打好这一战,郑芝龙可是把整个炮兵营都拉了来。一个炮兵营就有一百二十五门大炮,虽然都是五斤炮为主的野战炮。但是论射程,一点也不逊色对面的红夷大炮。

????黑压压的炮口对准了岸对面的敌人。

????在火炮手们忙活的时候,郑森也引着一个营的火枪兵,一个营的铁甲兵静静地列队。

????施琅余光悄悄打算着郑森,这段日子里郑森的变化是很大的,外人看来许不易察觉,但他是郑森的亲近人,如何感觉不出?

????他不明白这是为什么。记得就是年后郑森被正式立为世子,元宵节与国公彻夜长谈了一遭,然后他就变了。

????脾气更加的和缓——那是一种有意识的和缓,很生硬,几次他都能感觉到郑森在憋气。

????对军中的大小将官,对下面的文官也更可亲。

????国公爷把很多军政事物都交给了世子爷,像是有意的在磨练他。但这是不是太早了呢?

????施琅对那种事不敢插嘴,自己心里嘀咕,国公爷正当壮年,这个时候就如此培养世子,他心里反倒是觉得不安了。

????郑森脸色严峻,他可知道郑芝龙叫他打头阵的用意,所以这一仗他必须打好。

????站在阵前,肉眼都可以看得很清楚,在石桥的对面摆有多层的木拒马,桥上还铺满了铁蒺藜,似乎石桥的南桥头还挖有多道的壕沟。清兵这种阵势,很让人看不懂。他们似乎真就正儿八经的在守白马河,在守这座桥,这不是笑话么。

????不管他们如何布置,在绝对的火力面前,不都是白费功夫吗?

????“轰轰轰……”

????连绵的炮声在白马河两岸响亮了起来,根本没有费多大的功夫,郑军的火力就把对岸给压制了。

????“世子爷,我怎么觉得面对鞑子的火力那么弱啊?”施琅疑问。